世界足坛有一个争论,谁才是真正的第一联赛?论欧战积分,拥有“西超三强”的西甲联赛名副其实排名榜首;论商业实力,垫底球队都能分得近亿英镑转播收入的英超联赛自然高高在上;论历史悠久,意甲联赛可是曾经拥有“小世界杯”的至高美誉……

  

  然而随着疫情在欧洲蔓延,各国联赛相继陷入停摆状态(荷甲、法甲甚至宣布提前结束),唯独德国足球职业联盟在不懈努力过后,如逆流般决定德甲联赛于本周正式重燃战火。外界此时不得不打趣道:原来,德甲才是当今世界足坛的第一联赛。

  来到这个周末,作为疫情期间唯一开打的欧洲主流赛事,德甲联赛必将迎来全世界球迷普遍关注的目光。或许在多数球迷看来,德甲早已冠上“一家独大”“小本经营”“球员超市”等标签,只是当你真正深入融入后定会发现,这些充满误解的评价远非德甲联赛的真正属性——率先复赛的“第一联赛”,其实远比你想象的精彩!

  【经营:名副其实的最健康联赛!】

  

  无法否认,德国足坛特有的“50+1”政策始终都是争议的焦点。该政策规定决策权或表决权只能归俱乐部所有,私人或企业即使拥有50%以上所有权也不能真正掌控俱乐部。因此,德国俱乐部大多采取自主经营、自负盈亏的会员制,最高权力始终属于球迷(会员),却极大限制了外来资本的投资热情,毕竟谁也不想高额投入后却在这支俱乐部说了不算。

  然而,外界在常年热衷争论“50+1”政策是否废除的同时,却总是忽略德国足坛还有一项更具代表性的政策,那就是德甲(德乙)球队必须遵守的“牌照审批制度”——该政策被德国媒体称为“德国职业足球最重要改革”,更是德国足球走上健康联赛的根本保证。

  

  很多老球迷可能记得,2001年多特蒙德曾花巨资买来罗西基、科勒、阿莫鲁索等球星。虽然多特次年便夺得德甲冠军,却由于挥霍无度导致欠下1.25亿英镑债务,到2005年时甚至险些破产。其实,这种情况当时在德甲其他球队也有出现,加之转播方基尔希集团破产,导致德甲联盟在2006年时一度负债达7亿欧元。

  痛定思痛,德国足球职业联盟开始推出严格的“牌照审批制度”。据此,德甲(德乙)球队每年要向联盟递交本队在竞赛、法律、行政、基建、安保和财务等方面的情况汇报。只有在汇报获得通过的情况下才有参加新赛季比赛的资格。在这些项目中,财务方面的要求最为严格,俱乐部的经营赤字过高(如超过预算总额50%)就无法通过。

  

  于是以多特为代表的德甲球队开始反思自己,新的运营机制开始建立,各队更加重视开源节流和合理经营。同时,联盟也采取措施以帮助俱乐部坚信自身健康经营的能力,而财务出现问题的球队则会受到罚分等措施。自2008年开始,德甲终于扭亏为盈,进而成为了五大联赛中最能赚取利润的联赛——五大联赛该年总利润额为4.02亿欧元,而德甲18队的利润额就高达2.5亿欧元,占五大联赛总利润的62%。

  由此可见,德甲联赛虽然不是收入最高的联赛,却是净利润最高的联赛。2008年后,德甲德乙36支球队曾连续数个赛季实现全部盈利。也就是说,德国球队虽然大多没有幕后金主或上家,却通过自身经营和努力养活了自己并不断发展。以多特为例,这支2005年频临破产的俱乐部在2013-14赛季时的营业额达到2.6亿欧元,净利润达到了1197万欧元,如此起死回生并强势崛起的表现无疑是欧洲足坛最善经营的典范。

  

  其实,德甲球队也非全部没有金主,如大众麾下的沃尔夫斯堡,拜尔掌控的勒沃库森以及新近崛起的红牛系RB莱比锡。不过在现有规范制度下,任何俱乐部无论背后金主多么“大方”,唯有财政健康才是赢得联赛资格的标准,就连莱比锡CEO明茨拉夫也肯定道:“俱乐部的目标是长期参与并融入到国际赛事中,这个目标是要循序渐进完成的,而不是靠挥霍金钱营造出来的。”

  通过自身努力而实现生存、盈利乃至壮大,这才是足球运动持续发展的基础。因此,德国足坛无法出现曼城、巴黎这种“土豪”入主后的金元足球,也不会出现帕尔马那般因母公司“断奶”而破产的悲剧(天津天海颇为相似),更不会出现曼城违反财政公平法案而被欧战禁赛的处罚。多特CEO瓦茨克指出:“足球的真谛在于公平竞争。有些俱乐部收入有限却投入巨额转会资金和高额薪水,虽让俱乐部短期快速成长,从长远来看损坏了整个足球环境。”

  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自身的经营理念下,德国俱乐部率先向亚洲张开了怀抱,从车范根到阿里-代伊,再到此后的香川真司、孙兴慜,无数“物美价廉”的亚洲球星在此崛起。其中,中国球员杨晨在上世纪末加盟法兰克福,随即便以单赛季8球的表现创造了历史。此后,谢晖、黎兵、张效瑞、周宁、邵佳一、蒿俊闵等球员先后在德国赛场留下足迹,特别是邵佳一还入选了德甲传奇球星名人堂,让德甲在国内培养了一批忠实拥趸。

  【青训:这里是青年才俊的天堂!】

  

  “球迷当然喜欢看到球队花巨资引进大牌球星,但是我们认为既然自己就能培养出身价3000万的德拉克斯勒,为什么还要去转会市场买呢?”这是前沙尔克04体育主管黑尔特数年前留下的著名语录。或许有球迷感叹德甲球队居然把没钱买球星的理由讲得清新脱俗,不过这番话确实展现了德国足坛渐渐兴起的普遍性观念:面对不靠外力、独立自主的财政,俱乐部转而把有限资金投入到无限青训中,以此作为发展的基石和成功的期待。

  最成功的例子莫过于多特蒙德。不同于本世纪初靠巨资引援而带来的联赛冠军,破产危机后的黄黑军团通过克洛普培养的青年才俊在2011、12年连续赢得德甲冠军并一度杀入欧冠决赛,此后仅效力1年便转手的登贝莱还曾让大黄蜂净赚1亿欧元……因此,这种示范作用让青训观念在德国深入人心,即使“不差钱”的拜仁在数年青训无果的境遇下也忧心忡忡,而霍芬海姆、弗赖堡则是近期又一轮青训成功的典范。

  

  其实早在德国战车于2000、04两届欧洲杯折戟小组赛后,面对青黄不接困境的德国足球便开启了大刀阔斧般的青训改革,重点便是加强青少年足球培训系统,而改革的对象则首先瞄准了俱乐部。对此,联盟把抓好青训建设列入资格审查的硬性要求——每支德甲、德乙球队必须有符合专业标准的青训学院(青训系统),而青训配套建设也必须达到相关标准,如每支德甲青年队须有3块专业场地(德乙2块)、3名专业教练(德乙2名)。

  此外,德国足球联盟还针对与青训有关的诸多细节,例如门将教练、队医条件和营养辅导等制定了严格标准。对于每支俱乐部而言,这些硬要求毫无“讨价还价”的可能。因此,各俱乐部宁可在转会市场勒紧裤腰带,也要不断加大投入发展青训——所有人都明白,这关系着德国足球的未来,也关系着自身的未来。

  

  近十年来,德国足协及俱乐部在发展青训方面平均每年总花费已超过1亿欧元!全德先后建立了超过52座杰出的青少年训练中心以及366个地区性青少年教练基地,几乎遍及到国家每一个角落。截止2011年底,全德拥有630余万名注册球员,青少年球员(约180万)占主要比例;再到2015年,18支德甲球队的525名球员中,275人出自德国青训体系,比率高达52.4%。

  

  罗马城不是一夜建成的,青训足球最需要的是耐心与坚持。走上正确道路后,德国联赛乃至德国足球的崛起也就成了必然,2009年,德青队获得U21欧青赛冠军,而这代球员此后于2014年再度为德国举起了世界杯。2017和2019年,德青队又连续两度杀入U21欧青赛决赛(一冠一亚),青年才俊组成的德国二队还曾在2017年赢得联合会杯冠军。

  如今,德国足坛似乎并不比拼谁更有钱,而是坚持比拼谁的青训更为成功。拜仁投资7000万欧元(实际支出达1亿)推动了新青训中心建设,2009年才成立的RB莱比锡投资数千万欧元迅速打造出U8到U23不同年龄段的14支优质梯队……“球星加工厂”的威名让德国球队享誉足坛,来自世界各国的青年才俊纷纷优先登陆德国,以此作为职业生涯的重要起点。

  

  近几年,从小贝利和普利希奇的边锋对决,到桑乔和哈弗茨的金童争夺,再到戴维斯等小将本季崛起,德国足坛始终不乏“自古英雄出少年”的精彩。本季冬窗,多特更是击败曼联、尤文等对手后签下天才球员哈兰德,而这位19岁的挪威射手毫无掩饰对德甲培养青年才俊优势的认可。在入主黄黑军团后,哈兰德前两场比赛替补登场57分钟便完成5粒进球,第三场比赛首发又“梅开二度”,这前无古人,恐后无来者的纪录再度震惊了足坛!

  【风格:崇尚进攻的优质教练不断涌现】

  

  俗话讲: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严谨的德国人当然不会忽视这个浅显的道理。于是,在着重推动青少年球员培养的同时,德国足坛还把教练员的培养放在更重要的位置。正因如此,最便捷的足球教练培训首先在德国遍地开花——他们推出了全欧最低价格的课程教育(欧足联B级教练课程只需340镑,而在英国则需750镑-2450镑),这让德国人很快便拥有了足以笑傲足坛的教练员队伍。

  据欧足联2017年数据统计,德国拥有28400名拥有B级证书的教练(英国为1759人)、5500名A级证书教练(英国895个)以及1070名顶级证书教练(英国115个)。同时,越来越多的职业球员选择在退役后投身教练岗位。例如在2006年世界杯的那支德国队中,目前就有博罗夫斯基、诺伊维尔、阿萨莫阿、克洛泽等人从事教练工作。

  

  最引发关注的,当属拜仁官方近期宣布前德国国脚克洛泽正式晋升为一线队助教。其实,克洛泽此前已经在拜仁U17队执教许久并交出了颇为不错的成绩单,而拿到教练员执照后自青年队开始磨炼执教水平,不只是K神循序渐进的合理选择,更是德国教练的普遍选择,也是必然选择。

  新科教练优先在青训系统贡献力量,不仅可以通过自身的言传身教帮助青年球员成长,同时也在这个同样竞争激烈的平台展现潜质和能力。对此,德国足协和知名的科隆体育学院合作成立了海因斯-魏斯魏勒学院。这所德国足坛的“黄埔军校”专职培养优秀的教练人才(每年为德国固定培养约20名新的职业教练),名额主要授予在青年队表现不俗的优质教练,且唯有获得该学院的毕业证书才有资格在德国职业联赛执教。

  

  同时,在为青年才俊准备舞台的同时,德甲联赛也为优秀的青年教练准备了舞台。特别是各支俱乐部,越来越倾向于为那些在青训系统表现出色,在学院培训成绩傲人的青年教练提供信任和机会。例如纳格尔斯曼曾带领青年队辗轧全德赛场,后在海因斯-魏斯魏勒学院以满分成绩毕业,进而在28岁时便成为了德甲历史最年轻的主教练,不仅中途接手“副班长”霍芬海姆后便带队提前保级,第二年甚至拿到了欧冠资格赛的名额。

  除了纳格尔斯曼,海因斯-魏斯魏勒学院在德国足坛可谓硕果累累。拜仁主帅弗里克、不莱梅主帅科菲尔特、前矿工主帅特德斯科、前德国U20主帅克拉默均曾以状元身份在此毕业。本季在拜仁力挽狂澜的弗里克不必多说,只有德国第8级别球队效力经历的特德斯科曾是一名汽车技工,后来自U9梯队助教岗位一步步完成升华,并把矿工带到了德甲亚军的位置。

  

  这就是如今的德国足坛,青年球员、年轻教练不断涌现且竞争激烈。更重要的是,这些新晋教练不仅善于发掘和适用青年才俊,他们的执教风格、管理水平更是牢牢把握着世界足坛的最新潮流,而攻势足球更是他们从不放弃的普遍选择——这与德国足球的理念极为吻合。

  于是,进攻、速度、激情已然成为德国足坛的普遍表现。多年来,德甲进球数始终位居五大联赛首位,精彩的对攻表现更是层出不穷。对了,你是否记得当年矿工面对多特时半场连追4球的“鲁尔德比”?这样的比赛不只让球迷看得过瘾,更会深感德甲的竞技水平确实在欧洲足坛首屈一指。

  【情感:人情味,德甲的可贵之处】

  

  如前文所讲,“50+1”政策让德国各俱乐部的最高权力属于球迷(会员),由于发展和决策不用受制于背后资本(老板或企业)的个人喜好,因此可以真正做到扎根于当地、扎根于社区——对广大球迷而言,这份来自俱乐部的归属感更是难能可贵,进而形成了百余年来球队-球迷之间的鱼水之情。

  正源于此,坚持以球迷为本成为各支俱乐部的首要出发点。例如,德甲联赛的门票价格是五大联赛最低的,拜仁主场门票价格还不如阿森纳门票价格的零头。因此,拜仁每次欧战客场踢阿森纳时,俱乐部甚至主动为赴客场看球的拜仁球迷补齐门票价格差。

  

  前拜仁主席赫内斯谈季票定价时曾说:“我们可以把票价从104镑涨到300镑,这样我们可以多200万镑收入,但是200万对我们来说算什么?无非转会谈判的时候多扯皮5分钟罢了,但对球迷来说104镑和300镑差别很大。我们不觉得球迷是任人压榨的奶牛,足球应该对所有人张开怀抱。”

  据权威媒体“转会市场”数据,德甲近年来始终占据世界足坛场均上座数和上座率的榜首。其中,场均观众达81132人的多特是本季上座人数最多的俱乐部,而拜仁则以100%(75000人)成为上座率最高的俱乐部。外界或许不知,多特主场威斯特法伦被誉为“欧洲第一主场”。在5.5万名季票持有者中,每年居然只有几十人选择不再续购。对于十余万多特会员而言,排队等到季票购买资格要数年之久,至于南看台的季票更是天方夜谭。

  

  现场看球的球迷基础让德甲联赛的品牌认知度超过90%,进而让各俱乐部在广告、周边等方面进一步创收。特别是广大球迷除了通过购买球票到场支持球队,在购买球队周边产品方面也颇为积极——他们深知俱乐部自身经营的不易,这种来自球迷的广泛投入正是俱乐部实现创收的强大基础。

  在此不能忽视的还有,这些历史悠久的德国俱乐部不仅让球迷拥有归属感,更是彻底融入到当地人的生活中,就像家长总是把孩子自幼便送到俱乐部青训营接受训练,而看到社区孩子在此成长甚至比球队拿下冠军还要知足,而各支俱乐部也总是力所能及的服务球迷、服务社区。

  

  看这动人一幕:2014-15赛季第22轮,深陷保级的斯图加特主场2-3不敌多特,其中后防小将鲍姆加特尔的失误让罗伊斯在终场前完成了进球。赛后,鲍姆加特尔来到看台表达歉意,然而球迷并没有批评这位尚不满19岁的后卫,反而共同拥抱他。一位球迷安慰道:“孩子,没关系,你是我们的骄傲!”

  本赛季,拜仁在1-5惨败法兰克福后,同样是出自拜仁青训的穆勒、阿拉巴作为代表来到看台向球迷致歉。此时,没有距离、没有苛责,球迷和球员就像是一家人,共同面对每一道难关!也正是这种情怀,让德国球队在队内球员重伤时总是第一时间送上续约合同(想想拜仁的巴德),也让赫克托、霍恩等名将在科隆降级时宁可降薪也不离队……这种情怀,或许是非德甲球迷所无法理解的。

  【结语:德甲在情怀中归来!】

  

  在疫情依然蔓延的环境下,德甲联赛依然坚定信念般实现回归,离不开德国国内所展现的医疗资源和应对能力,更源自能否复赛事关多数球队的存亡——对自负盈亏的德国球队而言,失去电视转播、广告赞助等收入犹如釜底抽薪。就在这关键时刻,来自球迷的帮助和支持更是各队共渡难关的重要力量。

  例如门兴球迷发起了纸人制作活动,即每名球迷支付19欧元制作印有自己照片的人型纸板并放置在门兴主场座位上;柏林联应球迷要求开通线上虚拟版球场餐饮产品销售,广大支持者则为此慷慨解囊并作为对俱乐部的无私捐献。最动人的是深陷低级别联赛的老牌球队莱比锡火车头,为度过经济危机在网上发起了虚拟比赛的球票销售(票价为1欧元),最终共卖出182612张球票,由此创造了欧洲纪录!

  文章来源:https://www.dongqiudi.com/news/1397451.html

  本报12月2日讯 亚足联网站2日透露,2021年中国世俱杯亚洲区将有3.5个席位,东道主中国将获其中一席。该决议已获亚足联与国际足联认可,仍待国际足联理事会最终核准。

  除主办会员协会(中国)之外,其余席位包括亚冠东亚区冠军、亚冠西亚区冠军,余下半个席位将通过分区亚军附加赛决出。此外,执委会批准2020年亚足联年度颁奖典礼在卡塔尔举行,第30届亚足联大会将于2020年4月16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办。 (钟欣)

  文章来源:http://wb.qdqss.cn/html/qdwb/20191203/qdwb418532.html

  收官之战依旧很精彩,因为在保级方面还有1个名额,在欧战方面也有悬念有待最后揭晓,在保级方面,塞尔塔被西班牙人队逼平,而莱加内斯在主场得势不得分,最终遗憾收获了2-2逼平,这使得塞尔塔和莱加内斯的积分差距不变,塞尔塔高出1分保级成功,成为最后一支保级上岸的球队,而莱加内斯则降级,成为了第3支降级队。

  在欧战争夺方面,西甲收官战之前还有很多的悬念,因为高达4支球队有机会争夺最后的一个欧联杯资格,分别是皇家社会和瓦伦西亚以及赫塔菲和格拉纳达,皇家社会的积分是55分,格拉纳达是53分,瓦伦西亚是53分,赫塔菲54分。按照这样的局势,皇家社会和赫塔菲争夺最后一个欧联杯名额概率最大,不过最终只有皇家社会笑到了最后。

  在最后一场比赛中,皇家社会1-1逼平了,从而拿到1分,总积分为56分,格拉纳达对阵毕尔巴鄂竞技,疯狂取得了4-0大胜,积分也同样是56分,瓦伦西亚则0-1不敌塞维利亚,停留在53分,赫塔菲也同样0-1不敌对手,输给了莱万特,积分保持54分,在互相交战记录方面,格拉纳达遗憾不敌皇家社会,最终皇家社会成为了西甲最后一支晋级下赛季欧战的球队。

  比较遗憾的就是西甲本赛季的大黑马赫塔菲队,这支球队实力其实并不是很强,但是硬朗的作风成为了本赛季西甲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在上半赛季,赫塔菲一度搅乱了西甲格局,在积分榜的位置占据前4,也一直处于区或者欧联杯赛区,但是西甲休战数月后,也就是西甲复赛后,赫塔菲的战绩开始不太稳定,坚守了大半赛季,眼看就要实现征战欧战,但是最后一场对阵莱万特的比赛遭遇了冷门,比赛第98分钟被对手无情绝杀,如果这粒进球换做是赫塔菲绝杀,那赫塔菲本赛季也将守住了自己的目标,然而如果没有如果,最终大黑马仍然四大皆空,下赛季还需继续奋斗。

  文章来源:https://sports.eastday.com/a/200720205712549000000.html